切换到宽版
  • 263阅读
  • 0回复

情人节,贵州这对记者夫妻在采访“疫”线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在线刑飞松
 

游戏
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他叫梁林杰,她叫刘粒粒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他29岁,她27岁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他内敛,她外向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他胖,她瘦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他摄像,她出镜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他们是贵州电视台记者,他们是同事口中的“刘氏夫妻”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为什么不是梁氏夫妻呢?“因为我比较强势,哈哈。”刘粒粒笑着说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第一印象 非常不好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初中同校,梁林杰在刘粒粒的隔壁班,但相互都不认识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高一分班后,他坐在她的后面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分班当天,学校让填写一个表格,“你这个写错了,应该写在那边。”刘粒粒对他说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可是他连头都没抬就说,“关你什么事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这就是刘粒粒第一次和梁林杰对话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某天下午,梁林杰从外面回到教室,看见窗边的刘粒粒,几束阳光照着她的侧脸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他感觉自己心脏跳得很快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从那以后,只要有时间他就去找刘粒粒的“茬”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因为刘粒粒的同桌是走读生,每天晚自习时她旁边座位空空的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有一次,梁林杰“大胆”的坐在了那里,好像在给别人“宣誓”主权。从那以后,那位置一到晚自习就属于了梁林杰。慢慢地他们熟悉起来,话也多起来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晃眼高三,面临高考、分开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她知道他喜欢她,但是谁都没有捅破那张“纸”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当时有些惋惜,以为分开了就不能在一起了。”梁林杰摸了摸脸颊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大学梁林杰去了重庆,刘粒粒来到武汉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很长一段时间里,他们都只有零星的几句问候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三个月前 他们领了结婚证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大学毕业后,梁林杰回到了贵阳,并进入了贵州电视台工作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而刘粒粒继续在武汉读研。但他们之间并没有断开,反而更加的亲密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在2013年,因为刘粒粒碰见一些让人不开心的事情,通过微信和梁林杰倾诉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次数多了,那种感觉又回来了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11月19日,“我们在一起吧。”刘粒粒给梁林杰发去微信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因为当时我们心里都有数,他虽然看起来比较魁梧但是内心比较胆怯,所以我就直接开口了。”刘粒粒偷偷看了看梁林杰笑了笑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读研结束后,刘粒粒回到了贵阳,机缘巧合下也进入了贵州电视台,和梁林杰成了“战友”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不是我故意去找他,记者一直都是我向往的行业。”刘粒粒说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2019年11月19日,他们经历过三次“分分合合”,终于如愿拿到了结婚证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选对了人 每天都是情人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2月12日凌晨0点,他们夫妻两人跟随贵州医疗队赶往疫情“重灾区”——鄂州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能上前线一直都是我的梦想。”刘粒粒直言,因为电视新闻的特点,就是摄像都是默默无闻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用刘粒粒的话来说,他就是我背后的男人。在2019年他们单位cosplay比赛上,领导还给他颁发了“杰出背后男人奖”的证书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我很感谢他,因为他一直理解我,支持我。”刘粒粒说,“因为我是一个非常理想向的人,而且会为理想去奋斗。人生目标也非常明确,无论如何我都一定会去做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他虽然是摄像,但他能读懂我的眼神,而我也能了解他的镜头语言。”所以这就叫默契,刘粒粒笑着说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抵达疫情防控一线后,梁林杰经常出入雷山医院。每天,他要进入医院做视频、拍医护工作者的故事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医护人员为了方便穿防护服剪短了头发、为了正确穿上防护服晚上都不断练习……梁林杰每天都被医护人员感动着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每天晚上回到住地,他们第一时间会给全身喷消水,梁林杰拿出摄像机默默擦拭,被刺鼻的气味呛得咳嗽不止、眼泪不断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距离疫情最近,怎会不害怕?可是到达新闻现场,感觉神力无敌。”梁林杰说,让我们把镜头留给医护人员和患者,一起为他们加油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两人一起上“疫”线,对于两人来说是另一种“甜蜜”。假如只去一个人,“剩下的一个人会牵肠挂肚”。所以,他们一起去了,义无反顾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他们说好的:“要走一起走,要留一起留。”(本网特派记者杨昌鼎)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编辑:胡宏涛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编审:林萌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审签:王幸韬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声明: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。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及时更正、删除,谢谢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来源:多彩贵州网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快速回复
限80 字节
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,可以用”恢复数据”来恢复帖子内容
 
上一个 下一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