切换到宽版
  • 1574阅读
  • 0回复

一块墨的牵挂一块墨的牵挂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离线徐杜赝
 

包养网站

      今年的政协咨询会现场,有61位政协委员联名提出一份提案,他们共同牵挂的是一块有着350多年历史的墨。原来,去年,国家级非遗品牌曹素功厂房所在区域,被纳入了当地的旧改征收范围,这使得老字号的未来发展面临不确定性。曹素功未来要如何生存,如何保护,牵动着政协委员们的心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咨询一下,我们的提案,对保护曹素功这个非遗文化品牌,你们现在到底是什么措施?”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市政协委员、市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陈海波说:“它也面临着一个阶段的停产,一个阶段的技艺工人的流失,还是希望政府要重视这个问题,能够更好去保护它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市政协常委、上海工艺美术物馆工艺美术师张国恩表示:“非物质文化的传承与保护,最好的建议就是能够给他们最大的扶持,在政策上、在经济上、在选地上。”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曹素功品牌创建于350多年前,享有"天下之墨推歙州,歙州之墨推曹氏"的美誉。如今的上海墨厂还藏有上万件保存了350多年的墨模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曹素功现有的墨模,数量之多、跨年之久、品种之全、技术之精,均堪称全国之最,像这块就是乾隆年间的印版,这些都是梅兰芳当时来定制的。”上海周虎臣曹素功笔墨公司墨厂厂长非遗传承人徐明告诉记者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三十多岁的夏飞行已有11年,是厂里最年轻的非遗传承人之一,他和几位传承人坦言,如果墨厂将来搬往郊区,他们可能会考虑重新择业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上海周虎臣曹素功笔墨公司墨厂制墨工、非遗传承人童依军也表示:“如果新厂造好了,让你住在那里,我们这个岁数上有老下有小,也很为难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而这恰恰是厂方最担心的事。毕竟,非遗传承人们的手艺才是最珍贵的财富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我们培养一个非遗传承人是要历经很多年的,传统文化不是靠现代工业能替代的,对于曹素功来说是活的‘非遗’。”上海周虎臣曹素功笔墨公司墨厂厂长、非遗传承人徐明表示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市政协常委、上海大学上海美术学院副院长金江波表示:“生产基地作为产业需要,可以搬迁到更符合环评的地方,但作为文化记忆、品牌记忆,它必须留在有传统技艺的地方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市政协委员、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李磊表示:“建立一个综合性的曹素功文旅商融合的传承基地,如果能够把旅游、非遗传承、生产、推广、书法和它的根源这些结合起来,其实是一个特别有亮点的一个项目。”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上海市文旅局非物质文化遗产处副处长葛永铭表示:“确保把这两项文化遗产在这个过程中,妥善保存保存好。我们也希望尽早在新的厂址,我们曹素功、周虎臣这两个国家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能够重获新生,获得更好发展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随着时代的发展,一些传统非遗技艺的生产场所,与城市更新之间会出现矛盾,保留保护非遗和推进城市发展之间,到底该如何平衡,是一道不容易解答的难题。政协委员们对于这块墨的牵挂,让人感动,我们也期待好消息,让这块350年的墨,未来能继续在上海绽放墨香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(看看新闻Knews记者:章海燕 朱奇越 师玉诚 龚锡宁 孙翱)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快速回复
限80 字节
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,再选择上传
 
上一个 下一个